新春電影院:兔嘲男孩 Jojo Rabbit

「生命是個禮物,值得我們頌讚。我們要跳舞來告訴上帝我們對活著心存感激。」(Life is a gift .We must celebrate it. We have to dance to show God we are grateful to be alive.)

以納粹為主題的電影已不是什麼創舉,我們總能在這類型的電影裡看到納粹的殘忍、猶太人的顛沛流離,以及戰火摧殘下殘破不堪的家園,永遠都是人類歷史上最痛的一頁。《兔嘲男孩》則主打「反仇恨諷刺電影」(An Anti-Hate Satire),以幽默詼諧的手法包裹沈重的議題,從一個十歲男孩Jojo的角度直視納粹的殘忍與荒謬、戰爭的無情、猶太人的迫害,以及大時代下為了求生存或是捍衛人性善良本質的人們。

回想十歲的你,對這個世界有什麼樣的認識?日常的所見所聞逐漸累積形塑我們對是、非、善、惡的認知,價值觀也在身邊大人們的影響下有了初步的輪廓,但是從什麼時候起,那些看似毫無疑問的道理開始讓你自問:「這是對的嗎?」

電影一開始,Jojo整裝準備參加納粹少年團的特訓營,以稚嫩的嗓音呼喊著宣誓效忠的口號,接著幻想中的朋友出現了–大統領希特勒,一起大呼口號,蹦蹦跳跳,準備就緒,出發!

開場搭配披頭四的經典名曲 I Want To Hold Your Hand(德語版),全然正向活躍的氣氛,彷彿Jojo澎湃的心情。在訓練營裡,男孩們要學習使用刺刀、手榴彈、挖壕溝、判讀地圖、偽裝、射擊和爆破等等,一切都讓Jojo興奮無比。因為涉世未深、毫無心機,Jojo以最直接的反應來回應眼前的一切,圓滾滾的眼珠轉啊轉,有恐懼、有疑惑、有遲疑、有堅定,在團體中努力追求認同,卻也因此得到Jojo Rabbit這個綽號。

畫面的呈現宛如魏斯安德森的視覺美學,溫暖飽和的色調如童話故事一般,卻透過孩子純真的童言童語呈現對猶太人的歧視和仇恨,也利用許多荒謬的行徑嘲諷納粹對於優質人種的追求(雙眼健全的人才能上戰場、雙胞胎實驗),嘻笑怒罵中更傳遞出戰爭對人性的扭曲。

許多情節都說明了社會上常見的歧視偏見,在社會心理學接觸假說(Contact hypothesis)中認為,不同社會群體間在某些情況下的直接接觸可以降低偏見,修正刻板印象。 也就是後來Jojo遇見了令他認知世界大翻轉的Elsa,讓他重新回到我們都是「人」的基礎,以人相待。

雖然是喜劇,仍然透過許多畫面委婉的傳遞戰爭殘忍的一面,在電影輕快的節奏下也著實給觀眾相當強烈的衝擊,有時更顯得怵目驚心,儘管如此,故事最終仍然以「愛」收尾,媽媽對Jojo說:「生命是個禮物,值得我們頌讚。我們要跳舞來告訴上帝我們對活著心存感激。」

讓我們跟著Jojo一起成長,一起用愛讓偏見的高牆都倒下吧!